《我们诞生在中国》:自然轮回的中国哲学诗篇

  • 浏览次数:190
  • 发表时间:2019-05-07

三、自然轮回与本真还原纪实

对于纪录片故事化的体现最重要的方面就是情节化的叙事。矛盾悬念和情节高潮是故事展开的动力和引人人胜的要素,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在拍摄过程中以纪实为主,近距离跟拍动物角色,还原真实的动物世界,在影片剪辑过程中以蒙太奇思维来阐述中国哲学思想,为了使影片充满轻松愉快的基调,选用周迅来给影片配音,其诙谐幽默的旁白给影片营造了轻松的环境,也生动地刻画了自然界。

(一)纪实:近距离跟拍还原自然本真

电影最奇妙的特征之一就是生动的表现出事物发展过程中的主次矛盾,在其他表现形式中,事物之间的双重性并不能鲜明的展现,而在影像中可以得以互相印证。[4]自然电影的特点是要尽可能接近被摄对象,而这种极具挑战性的创作,必须得依靠现代技艺来实现。而自然电影所面对环境,也是对摄影技术的考验和试验。[5]

影片为了更好地还原动物的本真,来自法、英、国、德四国的五位摄影师,进行了长达一年零六个月的跟踪拍摄,深入神农架、三江源、可可西里、盐城等多个自然保护区,近距离拍摄动物生活常态。拍摄金丝猴时,必须对它的习性全面了解,才能将它们拍生动,哪怕是一根毛发。为了拍到熊猫哺乳的状态,摄影师们必须穿上熊猫伪装服,在将近40度的潮热天气里,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拍摄。为了拍摄到最为真实的情景,摄影师趁着雪豹出门觅食,钻进雪豹洞穴中安置摄像头。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选择在远离喧嚣都市的自然保护区进行拍摄,通过呈现自然的纯净、美好反衬出城市繁华背后人类生存空间的狭窄。[3]

(二)叙事:蒙太奇思维阐释自然轮回

从影视美学的视角来看,纪录片故事化在叙事中完成对现实的重新建构,从而控制真实的范畴。[6]在故事化叙事的过程中,创作者透过一个态度和价值观的框架来对真相进行理解和阐述。[7]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在纪实的基础上,附之以蒙太奇剪辑思维,增强影片各部分的联系。以丹顶鹤为引,运用隐喻蒙太奇来表现达娃的死亡,大熊猫丫丫与美美之间的交互剪辑,使观众能够更好的代入影片。在叙事艺术作品中,矛盾冲突是创造高潮、塑造人物形象以及设计情节的主要手段。在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的冲突设计中,我们看到了激烈的雪豹的斗争与平和大熊猫的成长、集中的藏羚羊迁徙等不同程度的叙事设置,也体现出影视作品冲突本身的丰富多彩。

(三)旁白:诙谐幽默的配音刻画细节

在故事化纪录片的表现形式上我们明确看出对语言的依赖。在现有故事性不强的前提下,往往会依靠解说来精练叙事。[7]周迅完成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的配音,周迅将原本若肉强食的自然界表现更加充满活力与生机,对周迅的配音,本片的制片看中了她声音的质感,可以更好地帮助影片去传达主题。《我们诞生在中国》弱化自然界血腥的场面,而突出家庭的叙事化,升华爱与责任。

四、小 结

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全程由动物出演,融合了四季、成长与轮回,以故事化的叙事结构思维,分别以时间、地域、角色为线索。精心别致的角色设置,分别选了雪豹、大熊猫以及金丝猴来表现生命轮回。影片在纪实的基础上,辅之以蒙太奇的思维,让整个片子充满了活力与激情。影片《我们诞生在中国》做为第一步中国自然电影,开创了中国自然类电影的先河。影片中讲述的虽然都是动物之间的故事,其实反映出的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动物题材的影视作品往往在细节上打动观众、叙事简单却感人,使我们感受到的是被现实包裹之中的朴质与真实。亲情相对于爱情和友情而言,在情感中是最有力量的。通过影视化作品来表现出来的动物之间的家庭关系,更能给予我们清醒的反思,更加崇尚珍贵、相信信任之下的美好,正视现代人内心世界的寂寞与孤独、情感的缺失。就像影片中所说那般“时间推动着生命不断轮回,少年长大成人,成人不断老去,老者轮回往生。死亡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它可能只是生命循环往复中的一个标志。在这一场生命轮回交响乐中,每一个生灵都有自己的音符和乐章,在这荡气回肠的旋律里,每一个生命都应该是一个明媚的节拍。这片广袤的土地孕育着的同时有爱也有苦痛,但是在苦难之后也总有希望产生,他们在这里出生也这里逝去,这里获得重生。他们诞生于中国。

参考文献:

[1] 蔡之国.电视纪录片的结构分析[J].当代传播,2009(2):99.

[2] 荆棘.陆川:我们诞生在中国[J].齐鲁周刊,2016(28):66.

[3] 张玲.《我们诞生在中国》最动人心是家园[J].中国电视,2016(10):42.

[4] 影像结构概论之一:镜头与视角[J].世界电影,1988(3):34 -56.

[5] 崔庆.与生命的对话——自然纪录片的追求[J].当代电影,2003(5):83.

[6] 松岩.现代派电影的哲学研究[J].电影评介,2015(199):71.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