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都能找对象,你为啥不能?

  • 浏览次数:107
  • 发表时间:2019-05-07

要说近几年强势“崛起”的新词汇,“单身狗”肯定算一个。

这个词本身的调侃意味把单身者放在了一个被同情、被嘲讽的弱势地位。网络上随处可见恩爱情侣们洒的恩爱狗粮,单身者们屡屡中枪。父母、亲戚关切的询问也总把单身者们置于尴尬境地。公共舆论的潜台词是:要想过上幸福完满的生活,当然要走入婚姻。别人都能找对象,你为啥不能?

而与此公共舆论相反,选择单身、选择独居的人却不减反增。城市里的单身者越来越多,于是感受到单身压力的群体也在扩大。为什么单身者总会感觉被暴击?如果你选择单身生活,如何面对婚姻制度强大的同化能力?悠闲的春日假期,不妨花几分钟,跟书评君一起思考一下这个事关终身幸福的命题。

撰文 | 高游

因为单身

其它人生价值也被忽略了

不愿承认儿子是个废物的母亲

又在催逼着他

找个对象了

在妈妈又一次催着我找个对象的之后,我写了上面这首短诗。她在微信里和我说:“有时间出去走走,有合适的处个对象。”

我妈妈不常劝我找女朋友,大概每两月一次,比较来看这样的频率不高,而且每次也就是寥寥几个字。虽然我知道隐藏的含义还有:早点儿结婚生孩子。以现在的社会风气来讲,我应该庆幸自己是一个男儿身,这个话题对于许多女孩子来讲就像悬在头上一把剑,你都不知道和谁,在什么时候聊天时被人把拴着剑的绳子剪断,给扎得脑袋开花。在她们眼里我妈大概已经算是“别人家的妈”了。

饶是如此,当我听到这样的话还是气得不行:

“成家立业,没啥不好的。”

“别人都能找,你为啥不能?”

这种愤怒的情感体验和自己或者别人遭受到某种不公时的体验类似。哲学家玛莎·纳斯鲍姆分析说,情感中有理性的成分。细细察之,我想我是受到了某种歧视才会如此。

别人都能找对象,你为啥不能?

家人、亲戚的催促,令单身者感觉“单身”仿佛是异类、失败的代名词

歧视不只存在于法律和社会之中,家庭内部或许更多。最简单的例子便是“重男轻女”——当家长有权力分配基本生活品或者诸如教育机会等权利时倾向于优待男孩子。在女性主义者们充分参与了性别正义问题的讨论以后,政治理论的一大收获便是:家庭是一种政治组织,而不是与正义无关的“私人领域”的一部分。

或许家庭内部的歧视给人带来的伤害层次更深,影响更久。我知道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也确信自己的个人价值,但在愤怒之余还是产生了沮丧与挫败之感:

答应着妈妈要找个对象的我,

像做不出数学题的孩子,

气得埋头大哭了。

那天晚上,本想趁着静谧的夜幕降临,享受美好的阅读时光的我,为这一条信息所搅扰,手上的《柏拉图对话录》再没看下去一个字。我想这感受很多人都有过,因为单身,你其它的个人努力和人生价值都可以被忽略或抹杀掉了。

说来也巧,与“希腊三哲”中的另两位不同,柏拉图终身未婚——苏格拉底有一个为他的死难过很久的老婆,而亚里士多德娶的是一位富家千金。

柏拉图从28岁开始游历四方,直到40岁才重新回到雅典,旅途中是增加了见闻,或许也错失了结婚的良机。

别人都能找对象,你为啥不能?

《单身社会》

作者: 克里南伯格

译者: 沈开喜

版本: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5年2月

我这样出身小城的北漂,在一定年龄之前须以学业为重,不准谈恋爱,过了“高考”那道坎,又开始感到迷惘,整个大学,我都在解人生意义这样的谜题,终于有一点儿端倪之后,又和柏拉图似的开始游历四方,到处闯荡。这样的情形之下,保住几个常见面的朋友都难,“有合适的(对象)找一个”听来简直像“何不食肉糜”。

单身本身并不是问题,随之而来的挫败感、不被承认以及遭受到的不公正对待才是。就拿柏拉图来说吧,既然他是单身,为何不把他开除出最伟大的哲学家之列呢?和他一起从名单上勾掉可能还有洛克,康德,休谟,莱布尼茨,笛卡尔,嗯,也不要漏掉斯宾诺莎,尼采,叔本华,维特根斯坦……在这方面他们倒一点儿都不孤单。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