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产业“走出去”的浙江探索

  • 浏览次数:134
  • 发表时间:2019-05-05

  浙江省文化产业“走出去”的可喜变化,是全省上下秉持浙江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紧紧围绕建设“文化浙江”总目标,深化改革开放所取得的。

  我国在文化产品及服务出口总量上已跃居世界第一大国,但对外文化贸易结构尚存在优化空间,因为文化服务贸易逆差较大,而文化服务较之文化产品有着更高的文化含量。就浙江省而言,文化产品出口居全国第二,但文化服务出口与北、上、广相比有较大差距。近年来,我省文化服务贸易规模进一步扩大,文化服务出口高速增长,文化产业“走出去”的结构不断优化。

  据浙江省商务厅统计,2017年全省文化服务进出口总额55.29亿元,同比增长28.36%;其中文化服务出口27.01亿元,同比增长84.04%。另外,今年2月国家商务部公布了2017年至2018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目录、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目录,全省分别有30家企业、9个项目入选,均列全国第三位;大多数入选企业、入选项目从事文化服务出口。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我省文化服务贸易逆差已经大大减小,从事文化服务的企业正茁壮成长。同时,全省对外文化贸易在经济发展和国际贸易调结构、增出口、保就业等方面,也日益发挥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我省文化产业“走出去”的可喜变化,是全省上下秉持浙江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紧紧围绕建设“文化浙江”总目标,深化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其中,政府引导、企业为主体参加或创建文化产业“走出去”的平台和渠道,是成功的重要经验之一。

  借力国家级平台。中国国际动漫节已成功举办了十四届,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影响最广、人气最旺、综合效益最好的国家级动漫展会,被国家文化发展规划纲要列为国家级重点扶持文化会展项目、“中华文化走出去工程”重点扶持的文化交易平台。2017年下半年,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签订出口保险合作协议,降低了影视企业作品出口风险,促使实验区影视出口大增。比如,正午阳光出口韩国的《琅琊榜》热播,成为韩国网民热门搜索词;花儿影视出品的《芈月传》版权已被10多个国家和地区买下。

  借助国际大平台。“借船出海”与国际知名媒体进行合作,无疑是让中华文化更快“走出去”的一条捷径。华策影视与10余家海外知名网络媒体达成数字贸易合作协定,影视出口覆盖美洲、欧洲、亚洲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网络年播出量超过1万小时。随着浙江网络文学的兴起,以咪咕为代表的浙江数字阅读企业纷纷布局海外市场,与亚马逊等海外公司合作开发电子阅读器,上线的文学作品已达100部,累计海外访问用户超400万。

  打造海外传输渠道。温州市利用在世界131个国家和地区的68万驻海外温州人,创新实施“海外传播官培育工程”,让国际友人讲中国故事、让温籍华侨讲家乡变化,探索走出海外传播的新路子,把带着浓浓乡愁的文化产品销到世界各地。浙江博尚电子有限公司在中东迪拜成立了视博国际传媒集团,成为全球首家L-波段移动卫星AfriStar(非洲之星)在中东及北非地区的电视运营商。目前该平台向中东、北非地区的观众提供中国文化、体育、商贸的直播卫星电视和广播移动收看收听服务,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和经贸往来,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自主创建平台。今年5月,中国(浙江)影视产业国际合作区入选国家文化出口基地。合作区以提升中华文化国际传播力和竞争力为目标,打造以出口为导向的影视作品创作生产和出口产品译制的重要平台、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重要窗口、中国影视产业国际化发展的重要基地。依托合作区,华策影视、华谊兄弟、爱奇艺等数十家企业,共同发起成立中国电视剧(网络剧)出口联盟。出口联盟将会员单位的影视剧集中包装、集中输出,运用互联网的力量,以分账的形式成规模地向国外推广中国的电视剧(网络剧)。出口联盟通过联合议价、联合推广,打造中国影视品牌的国际影响力,推动影视产业升级。

  加强文化人才引育。自主创建平台以及合作“造船出海”“借船出海”,为我省文化产业参与国际竞争提供了能力跃升平台。近年来,全省文化服务出口尽管增加迅速,但与居前三位的上海、广东、北京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占总额还不到10%。要持续提升文化服务的国际竞争力,须在文化人才的引育以及内容创作上多下功夫。对于各类文化企业、文化产业平台园区和传播渠道,人才是其灵魂、核心。华策影视等企业推出了合伙人计划,会有效激励优秀的文化产业人才。总之,人才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第一资源。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