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派学者散文】槟 城 怀 古

  • 浏览次数:185
  • 发表时间:2019-05-06

晚清以来,许多中国文人墨客来过槟城,并留下不少赞美的文字。早在赴槟城之前,我就通过他们的生花妙笔认识了美丽的槟城。

近代著名思想家、文学家、翻译家、报人王韬,在他的《漫游随录》里,记载了1867年赴欧游历期间经过槟城的情景:“东南洋中诸岛屿,皆林树丛茂;遥望之,葱郁之气,扑人眉宇。从新嘉坡行二日,乃抵庇能。是岛亦英之属地。‘庇能’,闽人音。一名碧澜,亦曰槟榔屿。山明水秀,风景清美,洋房栉比,气象矞皇。”“埠中贸易者约数万人,闽人多而粤人少。闻有许君其人者,颇风雅,曾为甲必丹,拥资巨万。”在短短的几行文字中,突出介绍了槟城的地理位置、名称由来以及风土人情。

现代教育家梁绍文1920年赴南洋考察华侨教育与实业,著有《南洋旅行漫记》一书。1920年春天,梁绍文从上海搭邮船下南洋,周游列国,在槟榔屿住了一个多月,留下了六个美好的印象:整齐清洁、天气融和、建筑瑰丽、学校整肃、人物优秀、山水奇特,以至于在离开时发出了如此感叹:“槟岛不能不离,而离槟岛后其印象竟萦回于脑而不能去。异日如有机会,予必举家而徙之槟榔屿。”如今,时间的长河流过将近一个世纪,梁绍文笔下的瑰丽建筑仍然让人流连忘返:“近海边马路的宏伟建筑,如市厅Town Hall的雄壮,法庭的严肃,炮台湾的形胜,均使人有极深刻的印象;至于超脱市廛外的住宅别墅等等建筑之奇巧纤妙,一幢有一幢的格局,一楼有一楼的形式,方圆斜正,各成其美。”一个城市的历史总是层层叠叠深藏在大小建筑里,槟城,充满着历史的记忆。

槟榔屿这个地名在中国最早出现于明代永乐年间的《郑和航海图》中。15世纪中叶,中国的航海指南《顺风相送》也记载了从马来半岛的昆仑岛到槟榔屿的航海路线,可见在当时槟榔屿就已经和中国通商。槟城,有着一代代华人的共同记忆。它是郑和下西洋经过之地,这里建有三保宫(郑和庙),供奉一尊戎装佩剑的郑和雕像;它是晚年辜鸿铭念念不忘的南洋故乡,辜鸿铭号称“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它是康有为1903年南游的落脚地,他在游览极乐禅寺时留下了“勿忘故国”的题词;它是中国现代医学先驱伍连德的诞生之地,他于1935年获诺贝尔医学奖提名;它是孙中山多次落脚之地,史料记载,孙中山“九次革命,五到槟城”,1910年8月他将同盟会南洋机关总部迁到槟城,并在这里成立“阅书报社”,创立《光华日报》,宣传革命理念,并与革命同志召开“庇能会议”议定广州起义,改写了中国近现代史……

【闽派学者散文】槟 城 怀 古

来到槟城之前,久闻大名鼎鼎的辜鸿铭出生于此,而且他的祖先还是最早一批定居槟城的华人。马华著名作家朵拉告诉我,1786年,英国船长莱特抵达槟榔屿,当时辜鸿铭的祖先辜礼欢,带了两个印度基督教徒和一张渔网,从吉打州一个叫瓜拉慕达的小乡镇赶到槟榔屿来,把那张渔网献给英国人莱特。这一张表示欢迎的友好之网,果然网住了莱特的心,他把辜礼欢当成最可敬的华人。同年8月11日,英国正式占领槟榔屿,第二年5月,馈赠渔网之盛情获得回报,莱特委任辜礼欢为甲必丹(侨领),辜礼欢经商之路从此一帆风顺,地位、财富、声望与日俱增。辜鸿铭曾于1880年到过福州,拜访他的兄长辜鸿德,激愤于两年前发生的乌石山教案,还用英文写了一首诗发表在《香港日报》上,谴责传教士们的非基督徒行为,并警告不列颠政府不要施行“炮舰外交”。这个年轻人的言论引起人们广泛关注。派驻中国的不列颠公使威妥玛爵士不以为忤,还邀请辜鸿铭担任他的私人秘书,不过,辜鸿铭很快就辞去这份工作。由于他祖籍福建,又跟福州有过这么一段渊源,我很想去拜祭他,朵拉却说辜鸿铭在槟城,远不如莱特出名,甚至他们家族的墓冢,因屋业发展而遭毁。她语调低沉:“辜鸿铭在槟城,没有铜像,没有坟地,如果连他祖先的墓地也要为屋业发展而不得不让路的话,后来那些到槟城观光旅游的客人,便仅知道英国人莱特,不曾听说华人的开埠功臣辜礼欢,更不会知道,举世闻名的清代大文豪辜鸿铭的出生地,就在这里,槟城。”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不想在槟城的日子里,却邂逅另一位福州乡贤陈宝琛众多的遗迹。

陈宝琛出身福州的望族,从乾隆丁未年(1787年)曾祖父陈若霖高中进士开始,家风鼎盛,更为称奇的是陈宝琛六兄弟,连登科甲:除了老四、老五、老六为举人外,老大陈宝琛,同治七年(1868年)进士;光绪十六年(1890年),老二陈宝瑨、老三陈宝璐以及陈宝瑨的长子陈懋鼎,兄弟子侄三人同科进士,创造了“六子连科”“一门三鼎甲”的科举神话,令人叹为观止。连张爱玲的祖父、陈宝琛的清流旧侣张佩纶见到陈懋鼎时,都忍不住赋诗赞道:“曾记长安旧侣随,阿兄早贵弟嫌迟。笑见儿辈森头角,真觉功名摘颔髭。种橘仙居千户等,赐书家世九重知。翦灯细说琼林宴,料得颐园挂蟢丝。”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