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蒙系”文章刷屏争议:夸张虚构的“非虚构

  • 浏览次数:64
  • 发表时间:2019-05-05

咪蒙

1月30日,咪蒙旗下微信公众号“才华有限青年”发布的一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不久之后,该文章却被质疑“造假杜撰”,随即引起圈内人士争相讨伐,矛头直指咪蒙。面对众多质疑,该文章团队发布长文回应称:“文章不是新闻报道,这是一篇非虚构写作,故事背景、核心事件是绝对真实的。”针对被网友指出的文章中的谬误,该团队表示是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没人能编出一个真心的故事。有时候人们所谓虚假的质疑,都是因为不曾经历。”

然而文章团队这番回应未能浇灭许多人的心头怒火,再度掀起对咪蒙系自媒体“夸大其词”“标题党”“煽动情绪”等问题的口诛笔伐,甚至有不少读者对咪蒙进行了取关。目前,微信公众号“才华有限青年”因内容违反了《即时通信工具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被禁言60天;咪蒙于2月1日在微博上发文称,针对咪蒙团队在网上引发的负面影响,表示诚挚歉意和深刻反省,故即日起“咪蒙”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咪蒙”微博永久关停。

针对“才华有限青年”团队在公开声明中提出的“非虚构写作”不是“新闻报道”的说法,不少评论者指出了其中的谬误和危险之处。媒体人张丰在“南都周刊”公众号刊文认为,这类文章代表了鸡汤文工业化的新阶段,它不但可以制造焦虑、制造观点,也可以制造事实。而这类虚构的且流量巨大的所谓非虚构作品,对于认真采访写报道的记者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另一方面,该文对当下正在蓬勃发展的“非虚构写作”也起到了警醒的作用。在张丰看来,“非虚构”的优势在于其精良的叙事能力,然而读者的预期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不是小说,因此,“真实”是“非虚构”合法性的重要来源。但讽刺的是,事实上,人们无法像要求新闻记者那样去要求非虚构写作者,一切都依赖于创作者的良心和底线。“随着媒体介入核实,人们会发现它全部是虚构的——所有的细节都是编造的,但是你的感动却是真实的。咪蒙们总是能够成功,以至于现在可以在文章中公然嘲笑读者的智商了。对她的读者来说,这无疑是双重侮辱。”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学者魏武挥认为,这类文章与其说是“非虚构写作”,不如说是早些年流行的“报告文学”。报告文学是一种介于新闻与小说之间的文体,它既有一定的客观事实为基础,也有加工编造的一面。国外也有“非虚构小说”的说法,如根据1959年美国堪萨斯州一起灭门事件改编的《冷血》和加西亚·马尔克斯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然而这两部作品都包含了作者大量的调查采访。

魏武挥指出,报告文学作者往往会辩称自己写的不是小说,而是真实事件。在传统媒体兴盛的时代,《读者》《知音》《故事会》都有浓重的报告文学色彩,且读者甚众,如《知音》曾创造过单期过千万订阅的记录。然而,从媒体传播学的角度来看,新闻报道和报告文学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与价值取向,前者强调真实性,后者强调可读性。与此同时,对于整体受教育程度仍然有限的广大中国读者来说,可读性比真实性更重要,更能吸引他们的阅读和转发。而今,流行于微信公众号的此类“报告文学”最有心计的一点,就是它们从来不会声明自己有虚构加工的成分,而是借用新闻报道的“真实性”来作为增加“可读性”的筹码。

作为一位曾在《南方都市报》工作过12年、受过高等教育、既熟知严肃写作规范又深谙大众读者趣味的自媒体人,咪蒙的经历,反映了一位传统媒体人在远离追求启蒙式价值观、全面转向大众之后取得的商业成功及引起的众生喧嚣。2017年,《GQ中国》刊文《咪蒙:网红,病人,潮水的一种方向》,点明了咪蒙正代表了当下内容创业浪潮的一种方向。

2015年,前《南方都市报》记者马凌化名“咪蒙”开始公众号写作,并迅速走红。她在《如何写出阅读量100万+的微信爆款文章》一文中总结了12个写作方法,比如“你的切入点要独到”“你的标题要简单粗暴”。她在接受GQ采访时谈到,公众号文章阅读量高的秘诀,就是紧跟“热点、金钱、性、暴力”,好的题目要态度鲜明,有一定的冒犯性,要能够引起读者站队。她发明了“场景式写作”一词来解释公众号写作的特点:“公众号附着于社交工具之上,是一个轻阅读的场景,类似在咖啡馆与好友谈心。”她认为,微信时代的写作方式就是去自我化,讲目标读者有共鸣的故事。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