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鹏:职业操作规范下的非虚构写作

  • 浏览次数:68
  • 发表时间:2019-05-05

李海鹏指出,中国非虚构写作最重要的问题是业余,缺少规范。这件事本身并不复杂,真实和文学兼具即可。但在大框架下去发挥,就需要写作者各方面的素质和知识储备。这可能有一点麻烦,但不难,职业地、按部就班去做就好。他给有志于专业从事非虚构写作的业余爱好者们指出一条快速提高能力的明路:看谁写得好,直接模仿他的做法。比如可以像何伟一样不断采访,随时记录。

李海鹏:职业操作规范下的非虚构写作

近日“中国三部曲”作者何伟来华引起人们对非虚构写作的关注和讨论,知名媒体人李海鹏却冷眼旁观:中国每天发生这么多真实事件,从中可以诞生很多真实的题材,但是我们的文学业、新闻业,产生了多少非虚构作品?很少。何伟很火,但这不是真实的火,这种热度仅仅局限于文化生活的范畴,不用太当回事。不过这种火可以鼓舞大家,唤起更多人做非虚构写作的热情,也是一件好事。

非虚构写作必须两条要求:真实和文学

李海鹏给“非虚构写作”下的定义非常简单,只有两条:真实和文学。所有出现在文章中的点都必须是真实的,真实的事件、真实的人、真实的现象。并且,这篇文章必须具有文学色彩。

但是什么是好的非虚构写作?“好的非虚构写作,等于故事加意义,也就是写一个人,他有一个愿望,然后遇到了一些阻碍,最后有一个结果,写出来会对他人产生一定的触动或影响。”

假定聪明的读者会对哲学、科学、文学方方面面的事物存有好奇心,想要享受多角度的审美体验,这就要求写作者能用长篇非虚构作品唤起这部分读者在知识、智力、审美、认知方面的满足感。

至于如何写出好的非虚构作品,李海鹏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报道一个全能神教成员挖小孩眼睛的新闻,聪明的读者对整个信息的诉求一定不会止步于事件本身造成的浅层刺激。如果一篇非虚构报道能够给出深入信息,相关背景,把事件讲清楚后再铺展教派在当地发展的沿革脉络,既根植本土视野又能从国际视野进行分析,把整个事件放在一个宽广的历史框架内,从而揭露出一点人类生活的普遍规律原理,那它就会是一篇不错的非虚构作品,能够满足更优质的读者的需要。

看谁写得好,直接模仿他的做法

李海鹏指出,中国非虚构写作最重要的问题是业余,缺少规范。这件事本身并不复杂,真实和文学兼具即可。但在大框架下去发挥,就需要写作者各方面的素质和知识储备。这可能有一点麻烦,但不难,职业地、按部就班去做就好。他给有志于专业从事非虚构写作的业余爱好者们指出一条快速提高能力的明路:看谁写得好,直接模仿他的做法。比如可以像何伟一样不断采访,随时记录。

非虚构写作的真实性需求基于新闻业的规范,为写作带来必须遵守的纪律和原理。《人物》杂志有一条纪律,文中出现的直接引语必须跟采访录音一字不差,口误和啰嗦都要保留,不允许一点修改。而原理则是新闻写作的共识,比如多角度叙事给读者更丰富的阅读感受,在主视角之外引入次要视角,让叙事更有层次。

非虚构写作文学性的一面则为选题操作带来可供选择的叙事模式。写作时,你可以采用密集的信息流方式组织内容,这是一种模式。描摹现场就要紧紧扣住现场,用多种叙述方式保持读者的注意力同时不脱离现场。这些都是美国新闻特稿中常见的叙事模式,非常完美,不需要太大变化。

至于非虚构写作是否已经形成既有套路,会不会让读者感到乏味,李海鹏认为要在遵守纪律、尊重原则的基础上,根据需要恰当改变模式。非虚构写作跟文学最大的不同在于,非虚构写作内部的基本原理、原则不会改变,而文学时常出现颠覆和革命。因此较之文学的变化莫测,基于新闻业产生、有规律可循的非虚构写作更多是照着规矩踏实办事。李海鹏曾说:“新闻是个朴素的行业,才华什么的,不是说完全不需要,但是并不需要很多。聪明、认真而且正直的人在新闻行业里是无敌的。这是真正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行业。”

新媒体时代的非虚构写作路在何方

李海鹏认识一些从事媒体行业或者有心做非虚构写作的朋友,从中听到一些怨言:没人看,大家都看玄幻穿越,我的作品不受欣赏。但是李海鹏的基本态度是:不要抱怨。时代浮躁没文化,社会唯利是图,都不是我们不成功的原因。讲故事的方式有很多种,你可以写一篇一万字的文章,或者做个互动页面,插入文字、图像、flash动画,只要形式能好好为故事本身服务就可以,而且这将是未来的大势所趋。但是对于非虚构故事来说,最终的价值是它呈献给读者的意义,只要将文章打磨好,它就仍然,并且永远都将受到读者的欢迎。

本版文/王佳莹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