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慧瑜:非虚构写作比理论更能回应当下复杂丰

  • 浏览次数:190
  • 发表时间:2019-05-05

张慧瑜:非虚构写作比理论更能回应当下复杂丰富的现实

2019-04-27 15:37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张慧瑜:非虚构写作比理论更能回应当下复杂丰富的现实

近日,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员张慧瑜受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之邀,发表题为《文化研究与非虚构写作:重新理解20世纪中国经验》的演讲。在演讲中,他先梳理了西方“文化研究”的基本理念和“非虚构写作”在美国、中国的发展历程,然后指出文化研究的方法可以用到非虚构写作中,最后借“非虚构写作”重新检视20世纪中国丰富的文化和历史经验。在张慧瑜看来,非虚构写作不仅是一种适应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内容生产的文体,而且也是一种反思20世纪历史和介入未来的文化实践。

张慧瑜:非虚构写作比理论更能回应当下复杂丰

文化研究的困境:理论无法充分解释当下社会现实

张慧瑜首先从当下文化研究学界的尴尬现状切入,在后现代、后理论的今天,宏大叙事瓦解,理论话语成为被质疑的对象;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理论创新停滞不前,不断出现的“后学”(后现代、后人类等)、“新学”(新人类、新新人类等)成为描述当下状况的托辞;此外,当前在学界占支配性地位的理论范式,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无法完全回应21世纪出现的一些新的状况;再加上学术思考囿于象牙塔高墙之内,缺乏与公众交流的社会空间。

在此情形下,非虚构写作成为一种记录乃至捕捉当下丰富的现实和社会经验的方式,从而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学院与大众的裂缝。此外,非虚构写作作为一种新媒介方式,能够在实操中为学界理论与社会实践的断崖搭建起沟通的桥梁。张慧瑜强调,当前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生产与消费的方式,亦即个人无需将稿件传送给具有垄断性的媒体,而是可将事件记录发送在自媒体上,所谓“用户生产内容”,例如微信、抖音、快手等都是垄断性的社交平台,消费者边消费边生产内容。

这一方面激活了消费者“主动”参与生产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平台自身的商业属性又降低了平台本应该发挥的公共性和大众性。如果说原有的报纸、广电媒体限于技术能力,无法实现真正的互动性、参与性,那么新媒体在技术上能够实现内容生产的民主化和共享性,但新媒体的产权大部分又是少数人所有。

接着,张慧瑜回顾了英国文化研究的发展历程。二战结束后,英国等发达国家出现了反对经济决定论和简约论,又反对资本主义的新左派知识分子,他们更瞩目于文化、意识形态等上层建筑领域,寻求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之外的第三种政治空间和文化空间。与此同时,美国大众文化例如电视节目、流行音乐、广告进入英国,娱乐方式变得多元。西方欧洲的资产阶级社会原有的特质,例如分层严谨、社会等级鲜明、秉持新教伦理,在大众文化的冲击下,逐渐被动摇。美国后工业社会的资本裹挟着消费主义,用享乐主义的锋芒冲击西方欧洲的旧有秩序。这是文化研究兴起的大背景。

之后,张慧瑜提示了文化研究学派常见的研究角度,即阶级、性别与种族。他以《绿皮书》为例,认为电影表面上讲述了种族问题,但更深一层则探讨了阶级问题,换而言之,即借1960年代美国的种族问题呈现了当下美国的阶级分化,并将故事叙述人放置在“穷白人”身上,替这个群体说出“我比你更黑”的台词,表达出“尽管我是白人,但你比我更有钱,所以我比你更黑”的阶级维度,这些“穷白人“恰好是支持特朗普上台的社会基础。

张慧瑜:非虚构写作比理论更能回应当下复杂丰

非虚构写作:呈现平民色彩和人道主义精神

之后,张慧瑜开始回顾“非虚构写作”的历史。这个概念由美国缘起,美国常将市面上流通的书籍作品分为fiction和non-fiction。在1966年,美国记者杜鲁门·卡波特出版了其耗时6年完成的非虚构作品《冷血》,作品深入考察了一个杀人犯的成长历程、家庭环境、杀人动机,反思了杀人犯“冷血”行为的社会来源,在卡波特看来,杀人犯的“冷血”不是个人的本性缺陷,而是一种社会整体氛围和大环境使然,这部作品获得了极大成功,成为畅销书,也让人们对美国社会和文化进行了深入反思,这种新闻背后的故事或者说深度调查报道,又被命名为新新闻主义。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