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虚构情节侵权吗?标明情节未发生不

  • 浏览次数:144
  • 发表时间:2019-05-05

《亲爱的》虚构情节侵权吗?标明情节未发生不

北京市高级法院吴斌

新闻背景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亲爱的》全国热映,《亲爱的》讲述的是一个家庭艰辛寻子的故事。孩子偶然走失了,夫妻二人努力寻找孩子,在路上遇到了像自己一样找孩子的父母,发生了很多震撼人心的事情。但前不久,该片的女主角原型高永侠表示,影片虚构的下跪、陪睡内容令自己深受打击,欲起诉制片方侵犯其名誉权。

以真实人物为原型是否需授权

近年来,关于影视作品侵犯故事原型人物名誉权的案件屡屡发生,如霍元甲后人诉电影《霍元甲》侵犯名誉权、杨三姐后人诉电视剧《杨三姐告状》侵犯名誉权等。我国目前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对此予以明确规定。只有广电总局针对主要人物和情节涉及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等内容的电影剧本有所规定,但对涉及类似于高永侠这样的普通人物却没有任何规定。

广电总局第52号令《电影剧本(梗概)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将影片主要人物和情节涉及外交、民族、宗教、军事、公安、司法、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等内容的称之为特殊题材影片。《电影剧本(梗概)备案须知》中规定,制片单位向国家广播电影电视管理局报送材料时,要出具省级或中央、国家机关相关主管部门同意拍摄的书面意见,涉及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的,还需出具本人或亲属同意拍摄的书面意见,而对于电视剧没有相关规定。

即使在上述规定中,也仅仅是简单地要求制片单位出具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本人或亲属同意拍摄的书面意见”,规定的内容相当笼统与模糊,缺乏具体的操作指导。首先,“亲属”应如何界定?在我国民法上只有近亲属的概念,民法通则中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规定中的“亲属”是否等同于近亲属?

其次,在原型人物已经去世的情况下,“亲属同意”如何界定?亲属同意是指所有在世的亲属都同意还是部分亲属同意?亲属同意所指的亲属有没有一定的顺位?由此可见,我国规范拍摄以真实人物为原型的影视作品是否需要本人或亲属同意的法律法规过少且过于模糊。

如何认定影视作品侵犯名誉权

以真实人物为原型的影视作品,对特定人进行侮辱、诽谤或损害其名誉的;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住址,但事实上是以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有侮辱、诽谤或披露隐私的内容,致使其名誉受损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1993年)》指出,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侵权行为是指实施了侮辱、诽谤等侵害他人名誉权的行为。损害事实是指名誉的损害。存在因果关系是指损害后果是由侵权行为造成的。行为人的过错包括故意或过失。其中,难以举证与认定的是损害后果以及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

认定行为人对他人名誉的损害,并不以受害人的自我感觉为依据,而是以公众对其的社会评价是否因此降低为依据。此处所说公众是指特定或不特定的他人,直接或间接知悉受害人被加害人侮辱或者受害人受到诽谤这一事实,并且由于对这一事实的知悉,而影响了其对受害人的评价。

社会评价降低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考量:一是社会其他成员对受害人产生不良的看法,出现不利于受害人的各种议论甚至攻击等;二是使受害人在社会生活中受到孤立、冷落等;三是使受害人在其职业、职务、营业等方面发生或者可能发生困难。

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虽然为主观心理状态,但判断标准应以客观分析为主,主观分析为辅。认定过失时应以一般人理性的注意义务为判断标准来衡量,全面分析;在认定故意时,应采取主观分析法,透过行为探究行为人的实际心理状态。就影视作品而言,应该将虚构情节结合整个故事进行全面分析判断,来确定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存在过错。

影视作品侵权谁是被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1993年)》规定,“因新闻报道或其他作品发生的名誉权纠纷,应根据原告的起诉确定被告。只诉作者的,列作者为被告;只诉新闻出版单位的,列新闻出版单位为被告;对作者和新闻出版单位都提起诉讼的,将作者和新闻出版单位均列为被告,但作者与新闻出版单位为隶属关系,作品系作者履行职务所形成的,只列单位为被告。”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