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虚构写作:节制抒情、多讲故事、少来道理

  • 浏览次数:93
  • 发表时间:2019-05-06

非虚构写作发端于美国,起初称新新闻主义,是一种新闻报道形式。最显著的特点是将文学写作的手法应用于新闻报道,重视对话、场景和心理描写,不遗余力地刻画细节。进入新世纪,非虚构写作理念进入中国,但总体而言,中国非虚构写作尚处在起始阶段。

非虚构创作是新闻加文学的。所以,评论家李敬泽认为,“真正好的非虚构写作会在记者中产生。”结合笔者的创作实践,非虚构从调查采访到写作,必须注重共在、共鸣与共识。

非虚构作品的本质是真实。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为了追求真实,非虚构创作不论是抓取当下还是潜入历史,都要有扎实的采访。这种采访绝不能抱着置身事外品头论足的心态,机械化、程式化操作,只有从“人类原始共在”这个基础出发,才能客观真实反映人的社会存在,才能更好地参照制度、规则、宗教、信仰、公序良俗等社会因素,发现人性的力量。

非虚构写作的另一特点是深度。作为针对专门领域、特定对象展开的深度观察,研究者要放下身段,谋求与人建立共在关系。同时,非虚构写作者可以是任何行业的从业者,但把握题材、了解内容,就必须像记者那样去采访,去写最能引起共鸣的、“关注大家关心的”问题。

非虚构创作,要求得共鸣,要做到主题确立关注当下而不猎奇,叙述语言生动而不浮华、为文姿态冷静而不冷血、组织结构纵横自如而不杂乱。非虚构要接地气,就不能打精英腔、文艺腔、学术腔、官僚腔,不能讲空话、套话、假话,要反映占人口数量最庞大的那一部分人的喜怒哀乐。

思想的争辩、观点的争鸣,最终的落脚点应该归在共识。在非虚构作品的价值判断上,能否寻求共识是一个基准。非虚构作品要对社会展开深度观察,形成有见地的立场观点。

建构共识,首先得有崇高的使命,要把写作当成严肃的精神活动,古人讲“以天下为己任”做学问,现在依然如此,伟大的文艺作品,必须是震撼人心的。寻求共识必须要有坚定的立场:以人民为中心书写。这不是口号,而是真经,背离大众志趣和喜怒哀乐的作品,不可能赢得掌声。

当下是一个价值多元的社会,讲道理容易陷入枯燥乏味,寻求共识得考虑方式方法。节制抒情、多讲故事、少来道理,是一个上好的办法。人生来热爱故事,所有的艺术都是用故事来升华主题的。非虚构的标志是真实和故事,寓情理于故事之中,是非虚构求共识的有效手段。

共在、共鸣、共识,是相辅相成的三角关系,只有让它们既是做法也是目标、既是过程也是结局,才能促成一部好作品的诞生。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