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理性衰微史:一半的人深信天堂真实存在

  • 浏览次数:115
  • 发表时间:2019-05-06

原标题:美国理性衰微史

撰文:库尔特·安德森(Kurt Anderson)

翻译:杨刁刁、张拓木、张海云、华思睿、Xujun Eberlein

校对:李雅坤

译者导读美国从二战以来一直保持着世界经济龙头与政治引领地位。然而在表面的繁荣下隐藏着什么样的暗流呢? 动荡的大选以后, 许多人哀叹美国从上到下已经彻底失去对事实的敬畏,落入了“后真相时代”。

然而,历史从来都不是真相的独角戏。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所跟从的往往不是真相,而是情感本身。恐惧、欲望、迷信、贪婪、短视、赌性,一次次战胜逻辑塑造着人们的思想;无论科学的推理,还是荒诞不经之谈,都成为认知判断的有机组成部分,从而推动着一个人,一群人和一国人的路程。 

耻辱常常阻碍我们直面自己的愚昧和偏见。这篇文章里,作者库尔特•安德森以坦诚的态度,详实的史料,丰富的知识一步步梳理美国社会自肯尼迪总统遇刺以来宗教、玄学、奇谈、阴谋论等非理性的的力量如何此消彼张,理性光芒如日食一样暂时黯淡。扯开别人的遮羞布比扯开自己的容易;扯开整个社会的遮羞布的人往往面对的是愤怒而非感恩。作为个人,我们是否有能力意识到自己拥有的偏见与短视?作为社会,我们是否有勇气细剖口号式的冲动对现实的影响?

作者在这里对美国社会的批判既包括左派也包括右派。此文可能会引起很多争议,然而理性的争论和思辨是我们所知唯一逼近真理的方式,那么就以此文为活水,或许有助于打开一条清澈的渠道。

美国理性衰微史:一半的人深信天堂真实存在

“你有权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无权发明自己的事实。”

——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DanielPatrickMoynihan)

“我们这个民族有可能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波人,把幻象构建得如此栩栩如生,如此有诱惑力,如同真的可以生活在其中一样。”

——丹尼尔·J·布尔斯廷(DanielJ.Boorstin),《图像:美国伪事件指南(1961)》

1美国是从何时起与现实脱节的?

我最初意识到我们国家开始陷入奇谈怪论的泥潭是在2004年。那年,总统乔治·W·布什的政治操盘手卡尔·罗夫(Karl Rove)创造了一个惊人的词汇:“基于现实的社会”。他对记者说,在这些“基于现实的社会”里,人们“相信严谨地研究可观测的客观现实,就能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但世界已经不是这样运转的了”。一年之后,“科尔伯特报告”(The Colbert Report)开播。扮成右翼民粹主义者的史蒂芬·科尔伯特在节目第一期最开始的几分钟里带来了一个固定栏目:“今日热门词汇”。他选择的第一个词是“似实”(“truthiness”): “这样说吧,我敢肯定教条的‘词汇警察’,或者韦氏词典出版公司的的那些‘词汇达人‘会跟我说,‘打住!这根本不是一个词!’其实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从不拘泥于什么字典和参考书。那都是精英主义的玩意儿。只知道吹毛求疵,告诉我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或者什么事情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没有发生。大英百科全书是哪根葱?他凭什么告诉我巴拿马运河是1914年完工的?我就乐意让这个运河在1941年建成,那是我的权利。我从来不信书里说的;书里都是事实,没有真心...弟兄们,醒醒吧,我们的国家是分裂的... 那些用心思考的人和用脑子思考的人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女士们,先生们,你发自肺腑的直觉,那才是真相的源泉。”

我暗想,哇,没错,这太对了。美国已经不是我年轻时候的美国;那时“似实”跟“基于现实的社会”这两个词就算有人当笑话说出来,也没人听得懂。我的童年属于六十年代。抛开那个年代的喧嚣与进步意义,在我看来六十年代也是“似实”思潮的起始,如同宇宙大爆炸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如果六十年代可以算作一场全国精神大崩溃,我们极可能还没有跨过这个坎。

我们每个人都处于理性和非理性的两极之间。我们都有自己无法证明的直觉,和有悖常理的迷信。我的一些朋友是非常虔诚的教徒,还有一些朋友相信某些荒唐的阴谋论。然而,如果我们放任不管,任由主观践踏客观,思考行事时把个人观点和感受当作与事实一样可靠的依据,才是真正的问题。美国的建国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实验,基于启蒙时代的思想自由主张。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任何观点;而如今这场实验已经彻底失控。从一开始,这种美国的极端个人主义是建筑在宏大的梦想上,甚至是史诗般的幻想上的;我们相信每个美国人都是神选之子,秉承上天的旨意来共同构建这个定制版乌托邦;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依照想象和意志重新打造自己。在如今的美国,启蒙运动中更煽动人心的一面已经吞噬了那些清醒、理性、实证的部分。几个世纪以来,我们美国人逐渐迷醉于魔法玄学、毫无约束的相对主义、花哨的论证,以及其他各种大大小小让我们宽心,刺激,甚至是令我们恐惧的无稽之谈。这种趋势在过去五十年中愈演愈烈。并且,大部分人都没有意识到我们这种奇怪的“新常态”本质上有多么出格。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