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生钱”的多元化选择(3)

  • 浏览次数:181
  • 发表时间:2019-05-07

2002年7月18日,上海爱建信托投资公司发售了首只信托产品,这也被业内人士称之为信托公司回归主业的开端。从当时投资人的身份看,中老年人占了相当比例。在过去几年的房地产狂飙突进历史中,信托产品的很多资金投向了房地产和政府基础设施建设,而在房地产市场的景气支撑了信托行业的高收益,投资人长期享受了高达两位数但事实上存在“刚性兑付”的信托产品收益。大量的投资人将个人房产抵押套贷用于投资信托产品。

与公募相对的是私募,“地下私募”在国内由来已久,集资诈骗问题层出不穷。直到2004年2月私募投资人赵丹阳与深国投信托合作,成立了国内首只阳光私募产品,以“投资顾问”形式开启“地下私募”阳光化的先河。

2012年6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成立后,私募机构逐步步入正规化发展。股权类私募、证券类私募、其他类私募的投资范围被清晰界定,资金存管得到规范。个人通过私募产品可以相对规范地投资未上市公司、二级市场证券以及其他非标固收类产品,但私募和信托一样的100万元起投的投资门槛也使得私募更多服务高净值客户。

在私募行业,徐翔成为一个标志性的人物。徐翔,人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私募一哥”。一度是中国最受关注也最为神秘的私募人士,从不在公开场合发声,极少接受媒体采访,更不允许拍照。2015年11月,他终于因为内幕交易问题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在私募致富的浪潮里,投资人看到的是出彩的业绩,追逐的是明星基金经理人,对于这些私募操纵股价置若罔闻。然而在浪潮退去的当下,很多私募投资者遭受到了本金的损失。

在信托、私募大行其道同时,银行也在积极推出产品创新,2005年,银行理财产品横空出世,被认为是银行从以产品为导向转变为以客户为导向的重要实践。银行理财的门槛相对较低,让大多数人都有机会参与到资产增值的过程中。加之普通人的投资渠道较少和中国人投资普遍趋于保守的民族特征,虽然获得的收益相对于其他的理财方式更少,但是却是最为安全稳定的理财方式。

互联网让理财触手可及,开启了普通人理财的“启蒙时代”

真正让广大老百姓享受到了高收益、低门槛投资产品的还是归功于互联网金融。2013年6月,阿里巴巴推出余额宝理财业务,比银行更高的收益吸引着无数普通用户的关注。

余额宝本质上是天弘基金管理下的公募货币基金。货币基金在国内本不是新鲜事物,但货币基金真正的火热却是由便捷理财的余额宝带动的。大量的普通民众将钱从银行里挪到了余额宝里,余额宝的资产规模也是水涨船高,管理余额宝的天弘基金从一个盈亏平衡都较为困难的排名末位的基金管理公司一跃成为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全国第一、世界第二的知名货币基金公司。

在老百姓来看,集理财、消费于一体的余额宝甚至比银行的活期存款更便捷方便,收益却比银行的一年期定期存款要高不少,不管几百元还是几十元都可以理财,这样的产品能不爱吗?

余额宝的火爆,迅速吸引了各方的关注。一时间,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乃至商业银行们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宝宝类”金融产品。这些“宝宝类”产品对于商业银行的活期存款分流效果是很明显的,在他们出现之前,普通老百姓出于流动性管理的需求是要在银行卡多少放些活期存款的,而在此之后大家的闲散资金都转移到“宝宝类”产品中了。(责任编辑:方向)

欢迎关注